方朝晖:把反腐寄托于制度的想法太天真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  • 来源:10分快3_玩10分快3的网站_玩10分快3的平台

  (一)

  最近讨论反腐的人多起来了。在众多反腐的观点中,最有名的立场是主张“从制度上反腐”。持你这个 立场的人多认为,都不能了建立起良好的制度机制,不能从根本上杜绝腐败。不可能 这麼良好的防腐制度,仅靠一时的动员,太少能长久,且易陷入“人治”的窠臼。

  “制度反腐”你这个 说法,冠部看来很有道理。但细想之下,却又人太好不着边际,无从下手。首先,任何制度都后会孤立地处的,后会依赖人来运行。在中国社会里,人、人际关系以及相应的社会风气,对于制度不能 发挥作用至关重要。其次,在官场外部,也盛行各种风气;每有另另一个 多单位、地域、部门、阶层,每有另另一个 多领域,均不可能 有自己的风气,即潜规则。亲戚大伙 千万太少小看风气的力量。事实证明,在中国社会,并与否风气一旦形成,再强大的制度罗网也容易被它撕破。

  他们把希望寄托在法治上,认为都不能了“司法独立”不能从根本上处理难题。然而,持你这个 想法的人不可能 这麼意识到,一旦司法真的独立了,政府再也管不着它了,就立即地处着不可能 司法机关腐败咋样会办的难题。事实上,在有另另一个 多腐败成风的社会里,任何权力机构后会可能 腐败;这时让某个机构脱离政府干预,成为反腐败的最高权威,你这个 权威随后可能 演变成新的腐败源头。他们把“分权制衡”当作处理腐败的有效制度,殊不知在或多或少第三世界国家,分权制衡的结果却是国民经济长期被哪好多个巨型集团所控制,否则是打着“民主”和“法治”的旗号进行的。

  把反腐的希望完整性寄托于制度,以为否则大胆引进并与否全新的制度即可创造奇迹,是天真的想法!

  (二)

  然而,上述分析丝毫后会说不想能 制度防腐,也后会说不想能 对权力的监督、制衡。我随后想提醒亲戚大伙 ,奢谈制度不如探索制度之路,重视制度不如研究制度之基;究竟哪些地方是中国文化中行之有效的制度建设,亲戚大伙 随可以仅凭哪好多个西洋政治学概念来画饼充饥。

  大概按照古人的理解,要在中国文化中建立制度,有不能 先从“正人心”结速。你这个 “人心”的难题,随后社会风气难题。不可能 把制度比作冰山语录,人心和社会风气则好比汪洋大海,它们深刻地决定、影响着制度的运作。换言之,不可能 人心不正、风气败坏,要想建立起真正有效的制度,有时难于登天。

  类似于,早在两千多年前,董仲舒在给汉武帝的《举贤良对策》中就曾重点分析了当时为哪些地方会“法出而奸生、令下而诈起”,即政府处理犯罪的法令太少,亲戚大伙 犯罪的数量也太少;政府打击犯法的依据太少,亲戚大伙 犯法的手段也越高明。董仲舒认为,这是不可能 社会风气不可能 从根子上坏了。当风气已彻底败坏、当人心已极度糜烂,你这个 社会都不能了像“朽木粪墙”一样,愈治而愈乱。否则,董氏认为,要想从根本上处理难题,不能 以“正人心”作为最重要的突破口,并从最上层做起,层层向下,波及整个社会。他说:

  故为人君者,

  正心以正朝廷,

  正朝廷以正百官,

  正百官以正万民,

  正万民以正四方。

  四方正,

  远近莫敢不壹于正。

  (《举贤良对策一》)

  这麼,咋样不能“正人心”呢?董氏提出四条,我结合儒家思想略加分析——

  一是义利。儒家认为国家引导社会发展的指导思想之一在于辨明义利,都不能了把“利”字贴到 首要位置。“国不以利为利,以义为利也。”(《大学》)这当否则会指不想能 发展经济,随后指不能 在指导方针上摆正义利关系,并以“义”来指导所有的利益活动。用董仲舒的说法,老百姓爱利、逐利原本就像“水之就下”一样本能、自然;不可能 都不能了正确引导,随后以利益成就作为衡量人的主要标准或促发展的主要动力,就会在一夜之间形成全民逐利的狂潮,毁掉社会道德的根基。

  二是均寡。儒家认为财富分配公平与否,是决定人心朝向、社会风气好坏的主要因素之一。而财富分配不公,多半是不可能 拥有特权的人与民争利,原因贫富两极分化。

  三是贤能。移风易俗另一最有效的依据是任贤举能。这是不可能 在中国人的社会里,上下之间的“风化”效应十分明显。不可能 在上位的人人品正直、心术端正,自然会对下面的人产生感染力;不可能 在上位的人人品不端、心术不正,必然会“上梁不正下梁歪”。

  四是养士。人才不仅要靠发现,不能 靠有意识的培养。把培养过程制度化,随后董仲舒所谓“兴太学、置明师”。原本做最大的意义之一,是让一批人才通过修习“六艺”树立坚定的信仰,培养健全的人格,掌握治国的本领。

  (三)

  并与否,靠正人心、敦风俗也欠缺以彻底消除腐败。甚至不能 说,人心和风气的败坏又何尝没哟一定程度上是由腐败引起的?风气与腐败之间地处恶性循环的作用关系。否则这太少能签署风气的独立性,何况风气败坏的原因远不限于腐败。亲戚大伙 不能 正视,今日社会的浮躁和功利之风,正是腐败的巨大温床。否则你这个 难题不处理,再好的制度随后可能 无济于事。

  不可能 亲戚大伙 真的重视制度建设,就应当重视人心和社会风气难题;不可能 亲戚大伙 重视人心和社会风气难题,就应该思考一下董仲舒及先秦儒家所提出的义利难题、均寡难题、贤能难题和养士难题,看看亲戚大伙 多年来做得哪些地方地方欠缺?

  荀子云:“有乱君,无乱国;有治人,无治法”(《荀子·君道》)。这绝不原因不想能 制度建设,更都不能了代替制度建设。否则,亲戚大伙 随后需要 认识到,中国过去几千年的历史告诉亲戚大伙 :都不能了从人心和风气你这个 突破口出发,或多或少制度不能真正建立起来。否则,在进行制度建设时,都不能了盲目崇洋、空谈法治;一定要研究中国文化自身的逻辑,认识中国社会的规律。制度建设永远后会错,否则为了制度而制度,不思考制度建设的艰难曲折,难免流于空谈,不切实际。

  “正人心而后正天下。”这是南宋学者陈亮上孝宗皇帝书中所言。事隔2000多年,今天读来依然振聋发聩,相信它能对亲戚大伙 反腐败提供或多或少启示。

本文责编:frank 发信站:爱思想(http://www.aisixiang.com),栏目:天益学术 > 政治学 >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:http://www.aisixiang.com/data/200318.html 文章来源:中国青年报